赵占良:十四载深研“电磁环境技术”,服务大国重器——2020年河北省最美科技工作者事迹
发布时间:2020-09-16    人气:    信息来源:调宣部
【字号   

    从一名踌躇满志的青涩大学生,到深耕陌生的电磁领域,主持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河北省国防科技工业局的科研项目,获得多个省部级设计奖项,创新研发的技术设备不仅打破了国外垄断还应用于大国重器,赵占良用十四年的默默钻研与坚守,把青春与智慧融入到祖国电磁事业的赶超发展中,书写了一个个新时代青年科技工作者学研报国的感人故事。 

    2006年,在燕山大学学习机械设计及理论的赵占良硕士研究生毕业,进入北方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电磁技术研究所工作。“做一个项目,付出200%的努力能收获50%的成果就算不错,你要有心理准备。”听了一位老前辈的话,有一股子倔劲的赵占良下定决心要干出一番名堂来。他从单体测试设备设计做起,先后参与了关键设备、测试分系统、项目工艺、大系统工艺研发等工作,逐步从工程师、设计室主任成长为管理实施重大科研项目的副所长。

  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电子、电气设备的电磁辐射日趋凸显,是继水污染、空气污染和噪声污染之后的第四污染源,人类对电磁环境技术的需求越来越迫切,这些正是赵占良孜孜以求的攻关方向。

  十四年栉风沐雨、精研创新,赵占良对超低频(含直流)近零磁屏蔽技术、复杂电子系统平台EMC技术、电子设备测试环境场地设计与建设等方向和课题进行深入研究与工程实践,推动了行业技术进步,突破了国外技术壁垒,让“中国制造”的设备充满了智慧。     

    大国重器具有世界尖端科技水平,对制造工艺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这对青年科技工作者来说是难得的提高研发水平的机遇。被称作“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是世界上口径最大、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馈源舱是“天眼”的核心设备,它距离接收天线近、接收机灵敏度高,是世界上电磁屏蔽性能最高的工程设备,其质量好坏直接关系到“天眼”能否正常工作。 

    接到研发馈源舱的任务后,赵占良带领同事反复探索、试验,采用高性能组合屏蔽技术、双隔舱整体屏蔽方案、运动部件柔性屏蔽技术、薄板多点支撑焊接结构,研发出160dB(衰减1亿倍)多种屏蔽过壁装置、160dB电源滤波器、高性能防腐防雨屏蔽门等部件,完美达到了屏蔽舱的苛刻要求,实现了160dB@70MHz~3GHz屏效指标,为国内首创,充分展示了中国科技工作者雄厚的研发实力。

  地球“天生”存在磁场,其起源于3000~5000千米深的地球外核导电磁流体,延伸到1000千米以上的高空,只有外太空才有接近于零磁场的环境,而很多科研工作需要一个近乎“零磁空间”的无(弱)磁噪声实验环境。长期以来,近零磁环境模拟装置的市场一直由德国、瑞士等国的几家公司垄断,我国在该领域的研究和工程建设上缺乏理论和实践经验,而国防建设和基础研究需要大量近零磁环境模拟装置。“先仿制改进,再自行设计,我们只有抢占科技创新制高点,实现自我超越,才能打破来自外部的封锁与打压。”赵占良平和的话语中,显示出中国科技工作者不甘屈居人后、誓争一流的决心和勇气。 

    通过深入研究,赵占良带领科研团队联合高校构建了高导磁材料参数特性测试系统,可获得微弱、低频磁场条件下的材料导磁特性;建立了通量分流、涡流消除两种屏蔽机理的综合分析模型,完善了近零磁装置优化设计方法;针对大型近零磁装置屏蔽层拼接工艺带来屏蔽性能衰减的问题,提出了依据周期性拼接结构特点,划分若干区域并建立单元磁网络模型,形成了全局系统跨尺度磁场分析模型及设计方法,提高了大型纳特级零磁装置屏蔽性能计算精度,同时掌握了加工、材料退火、安装、调试、退磁、检测、维护等一整套工[FS:PAGE]艺流程。  

    近零磁模拟装置的成功研发,提升了我国在极低频磁场环境领域的科研能力,实现了极低频磁场环境领域的技术升级,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打破了国外产品的垄断。目前,该技术已应用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大科学工程”空间环境地面模拟装置,达到国外同类产品先进水平。 

    科学研究虽然没有战火硝烟,却同样艰苦卓绝、气壮山河。作为国防领域的尖端技术之一,隐身技术可有效提高目标的生存能力。赵占良及其科研团队研发的“屏蔽暗室”针对目标隐身测试需求,构建了独特的高屏效、低反射异形暗室测试平台,可提供高精度测试所需的低散射背景条件;在我国首次应用面向不同设备的组合屏蔽结构设计、18m无障碍屏蔽门、吸波材料自动搬运系统、装配级高照度灯光系统、新型高洁净吸波材料等技术装备,是国内最复杂的测试暗室平台。  

    针对舰载设备的测试需求,赵占良带领科技人员通过天线远场测试、平面近场测试、电磁兼容测试及半实物仿真测试等平台建设,为开展舰载设备的整机性能指标测试与检验提供了多个符合测试需求的空间电磁环境,是国内功能最完善的舰载设备测试环境平台。他们还设计研发了国内最大的微波暗室——华为5G微波暗室、国内最大的无障碍屏蔽门,在国内首创了吸波材料搬运系统等,这些新技术的成功应用提高了我国电磁测试环境的设计建造水平。

  虽然工作繁忙、项目难度大,经常牺牲与亲人团聚的时间,但是赵占良矢志不渝、无怨无悔。“搞科研就要舍得自己的一头头发,这是老一辈科技工作者对我的淳淳教导,我铭记在心,也是我不断创新电磁技术的动力源泉。”赵占良坚定地说。

  跃迁之时,当有智勇之策;攻坚之际,尤须磅礴之力。从科技大国向科技强国迈进的征途中,赵占良正带领青年科技工作者努力缩短与世界电磁研发最高水平的差距,奉献一份自己的“中国力量”。(褚亚威)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